电动世纪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当前在线:1
查看: 1372|回复: 0
富贵桑
状态:当前离线

香港淫窟 尖沙咀香槟大厦B座探秘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5-10-18 01:11:28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香港性产业以其合法的“一楼一凤”而闻名。所谓“一楼一凤”,是指在一个住宅单位中只有一名性工作者。香港法律以任何处所超过二人用以卖淫用途,才可被视为“卖淫场所”,“一楼一凤”可谓是在法律的缝隙中发展起来的半公开的性产业。“一楼一凤”又有“一楼一”,“one floor one”、“141”等众多别称,通常聚集在同一栋物业之中,也常与普通民居相比邻,并且以sex141等著名网站作为信息的集散地。一部分“凤姐”会通过网站发布个人简介、照片乃至视频供顾客事先检索。我在进行实地考察以前也通过网络搜集到了不少信息,但是据说网上的广告不可尽信,还是眼见为实为好。

  香槟大厦是香港素来富有盛名的“凤楼”,位于尖沙咀的黄金地段,我抵达的时候正是熙熙攘攘的周六夜晚,一路穿过充塞着小商品、游客、酒吧与荷尔蒙的金巴利道,终于找到了这处目的地。与其驰名中外的声誉不相一致,香槟大厦的外观相当低调,甚至有些老旧,在灯红酒绿、光怪陆离的尖沙咀夜市中显得毫不起眼。入口处没有任何显示“特殊性”的标示,昏暗的管理处中并不见管理人员,只有一条狭窄的走道通往电梯间。


      香槟大厦一共8层,顾客们的惯例是从顶层往下逐次“扫楼”。因此8层是最有人气的所在。一出电梯间,便看到几个20来岁的年轻人在走道里观望。主流的刻板印象总是将嫖客们想象为40岁以上的猥琐中年男人,但是事实上正如性产业在香港不过属于正常商业活动的一种,加之“一楼一凤”通常价格适中,便成为普通的消费者亦可购买的服务。我并非要为女性的物化而辩护,然而亦认为无论对这些消费者还是性工作者都无需以有色眼镜相待。

       香槟大厦每层大概有30间“凤巢”。楼凤们对于门房的布置终究与普通住宅不同,也显示出她们的不同趣味。有的会在自家门前的走道上方悬挂粉色或紫色的霓虹灯,营造出暧昧的气氛与挑逗意味。有的则在房门上张贴各式各样的广告,显示自身的特长以吸引客人造访。

        若是门上挂有这样的“欢迎光临”或者“请按钟”的告示,则说明房内的凤姐现在空闲。若告示是“请稍候”,便是正在接待其他客人。除非有特定相熟的对象,大多数客人都选择“货比三家”,敲门后看姑娘是否合意,询问价格,若有特殊要求须事先提出,双方达成一致后才可入内,否则便需要继续碰运气。由于敲门前并不知道房内姑娘的姿色如何,即便事先在141广告网站上已经见过某些姑娘的照片,也常会有“网骗”的状况,所以每一次敲门都是一次冒险,据说亦是一种乐趣。

  走道中的顾客们自然是清一色的男性,偶尔可见凤姐相互串门,毫不冷清。凤姐们的打扮虽然各不相同,然而也是一水的性感短裙配高跟鞋。笔者虽为女性,但是穿着保守,手持相机(后来发现这里到处贴着“不许拍摄”的告示后便收了起来),依常理又绝无这样的嫖客,因此显得颇为格格不入。我观望了一会儿,终于鼓起勇气按钟,第一次便吃了闭门羹。虽然门上挂着“请按钟”的牌子,里头传出的女声却表示“现在不方便”。由于那声音也让我殊无好感,便就此作罢。下一家按铃以后,一个妆容明艳的年轻姑娘出来开门,房间中粉色的暖光从她身后透出。她看见我之后非常吃惊,我不及说明来意,她脱口便道“不知道女孩子之间要怎么做呀”。我连忙表示只是按摩与聊天,会依常价结算,她仍然表示“不接女客”,便只能放弃。      

       逐层往下,5楼全层是普通住宅,4楼的走道里便冷清了许多。最里头第一间看上去十分低调,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再度敲门。门后出现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,穿着白色的蕾丝内衣,面容相当美丽,目测大概二十八九或三十左右,一头黑亮的长直发令人印象深刻。她虽然也十分惊讶,但是听我说明来意以后,便欣然同意我入内。在香港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,室内空间自然不大,只能容得下一张单人床与一条并不宽敞的走道,然而收拾得十分干净,柔和的淡紫色灯光令人心情放松。床头放着一台闭路电视,显示出走廊的实时状况。与床相对的墙是一整面相当大的落地镜,上面粘着花花绿绿的彩色贴纸,清晰地标明了价格:600元30分钟,800元+按摩,1300元+推油全套。她友好地请我换下衣服躺在床上,同时不忘提醒我“要按钟收费哦”,并指了指上方的挂钟。我请她以惯常的方式帮我按摩肩背,一边与她聊天。她是一个十分健谈的人,一直以流利的粤语与我交谈。我凭记忆将聊天记录整理如下,考虑到大部分读者的理解,对粤语口语做了书面调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:你是哪里人呀?来香港多久了?
凤姐:我是重庆人,来香港十几年了。

我:你的粤语说得真好!
凤姐:(笑了笑)是还不错啦,但还是有些口音改不掉,不过也能冒充是本地人。

我:为什么会从重庆来香港呢?
凤姐:我之前的老公是香港人,跟他过来的,不过后来离婚了。我的女儿都10岁了呢!

我:天哪!你看上去好年轻,完全不像有一个10岁的女儿!
凤姐:(大概是经常被如此夸赞,便笑道)是保养得还不错。

  (我仔细观察她的外貌,她有一张小巧的瓜子脸,五官标致,化着烟熏妆,眼线漂亮而流畅,只有下巴的线条略微有些松弛。她的乌发十分亮丽,大侧分的直发衬托出成熟的魅力。胸部不算太大,目测在B-C之间。可能是生育过的缘故,她的腰也不算纤细,但是在连衣裙式内衣的修饰下,这个缺陷并不突出。裸露在外面的双腿十分修长,显得身材仍然很匀称。总的来说,完全显示不出她实际上30-35左右的年龄。)

我:除了女儿,家里还有哪些人呢?
凤姐:我父母也来了香港,家里就四口人,住在公屋里。(注:“公屋”是香港的住房保障制度,由政府向低收入者提供廉价的公共租赁房,但是对申请人的收入有严格的限制。可见,性工作者的收入不被政府备案,自然也不需缴税。)

我:之前做过什么工作呢?
凤姐:我之前是卖化妆品的。来香港之前在深圳做过幼教。

我:原来你还是老师!
凤姐:算是吧,我读大专的时候是学师范的。

我:为什么要开始做现在这份工作呢?
凤姐:离婚以后要养父母啊,女儿又要上学,这个工作能赚钱。

我:做这份工作多久了?
凤姐:我来香槟大厦做“一楼一”也才两三个月,之前做过半年的酒店妹。(注:所谓“酒店妹”就是向酒店住客提供的应召女郎,一般由经纪公司组织,或可通过电话预约。)

我:为什么做了半年就不做了?
凤姐:做酒店那行很黑的,这边要轻松得多,时间可以自己安排。之前我因为帮一个朋友替工了一个星期,觉得挺好的,就继续做下来了。

我:不用强迫自己每天完成一定的工作量?
凤姐:我从来不苛刻自己,想做就做,不想做就不做,挺自由的。

我:这边的房租怎么样?
凤姐:楼上7、8层比较旺,要贵一些,一个月一万五吧,我这里一个月才一万一,因为很多客人看到五楼是普通住宅就以为下面没有了,经常只有熟客找过来。

我:不担心这里生意不好吗?
凤姐:生意还可以吧。我做熟客生意比较多,也不喜欢逼自己接太多客人。

我:客人们主要是通过什么途径了解你呢?有没有在网络上发广告?
凤姐:没有啊,在网上发广告是要很多钱的。香槟大厦这里很有名的,不需要做什么宣传就会有挺多客人了。

我:最不喜欢什么样客人呢?
凤姐:(脱口而出)猥琐的。

我:但是可以拒绝吗?
凤姐:其实是有办法拒绝的。你看这个闭路电视,客人来的时候我都会看一眼,不喜欢的人就不开门。比如阿叉(注:对中东人和印度人的统称)我是不接的 ,他们身上有股咖喱味,我受不了。其他外国人我也是不接的。
我:如果开了门以后发现不喜欢这个客人,还能拒绝吗?
凤姐:(笑道)那我就说30分钟3000块,他就一定会走啦。或者我有办法提供给他绝对不会想来第二次的服务。

我:有没有被客人暴力对待过?
凤姐:有的人会有一些癖好,比如喜欢打屁股这样的,如果不是太严重,也可以忍受吧。但是不能超出我的底线,我不是什么都能做的。以前我做酒店妹的时候,接过一个法国人,一开始他只是打我的屁股,我还忍了,但是他越来越过分,后来直接一巴掌盖我脸上。正常人的第一反应都会觉得要反抗吧,我就一巴掌甩回他脸上。他当时就愣住了,好长时间都没反应过来,可能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吧。我马上收拾东西就跑出去了。
我:(暗地叫好)你后来没有被公司找麻烦吧?
凤姐:公司也不好说什么,这个客人事先没有说明特殊要求,是他自己的问题,公司也不能为难我。

我:那你还有哪些是不做的呢?
凤姐:正常的sex是可以的,其他就要看情况。后庭我是不做的,接吻、保险吹(注:指不戴套口交)一般也不做。我不敢说做这行以后从来没有和客人亲过嘴,但只对关系比较好的熟客才会。有一次一个很丑的人来敲门,问我“能不能亲嘴啊”,我看他满口黄牙,都想要作呕了,鬼才会答应呢。这里有的女孩为了笼络客人,很多过分的事情都肯做。比如双飞是犯法的,有的人只要加钱就会做,我就不会做。

我:一般接待客人的流程是怎样的呢?
凤姐:就是进来先冲凉,上床,再冲凉,如果要按摩的话要加200块钱。
我:30分钟不够用吧。
凤姐:很多人都用不着30分钟呢,20分钟就差不多了,加上按摩也就是加15到20分钟。做1300全套的会比较细一点,会有推油和踩背这样的。

我:那对于不错的客人会更加努力吗?
凤姐:当然啦,我的熟客都是我觉得不错的,干干净净的体面人。你别看男人来这种地方,其实也不是纯粹来找肉体关系的。很多人是下班了以后腰酸背痛,要来按摩放松一下。这里有很多女孩都是不做按摩的,她们觉得累啊,但是我不怕这个累。也有一些客人,有些话他在家里不敢说,来这里才敢说,他就愿意和你聊聊天。用相貌笼络客人是不长久的,楼里那么多姑娘,真是什么相貌都不缺,要有点头脑,最好能和客人有点精神交流,才有回头客。我这个人,你也看出来了,话特别多,也算是念过书,和什么人都能多少谈得来,所以我的客人很多都愿意回来。

我:大概有几成是熟客呢?
凤姐:大概四成吧。男人嘛,这里诱惑这么多,你不能指望他次次都回来找你,十次能来找你三次就算不错了。
我:熟客的话,一般多久会来一次呢?
凤姐:有些结了婚的男人,回家要给老婆“交功课”啊,可能一两星期来一次。有些单身的,就来得勤快些。

我:你的父母知道你做这份工作吗?除了同行的姐妹以外,别的朋友呢?
凤姐:父母当然不知道,我还是说在卖化妆品,以前的朋友也不知道。
我:和这边的姐妹们关系好吗?
凤姐:也不算不好,但是没有太深的交情,不会深入谈自己的事情。

我:打算做到什么时候就不做了?
凤姐:这行都做不长久的,存够钱就不做了。

我:对以后的生活还有什么打算呢?
凤姐:肯定会找一个正经的工作啊。我有考美容师的牌照,可能会去美容院吧。我还在考保险的牌照,工作肯定是可以找到的。也可能会做点小生意吧,具体还没想好。做生意也是要有想法的,钱不好赚啊。

(她按摩的手法非常娴熟,有着不输美容院的专业水平。不过可能是由于我吩咐她不用特意改变自己惯常的方式,所以当她坐在我的腰上为我按摩的时候,我想这大概就是美容院不会做的了。)

我:平时没有客人的时候,自己会做些什么事呢?
凤姐:我就上上网,看看新闻这样。

我:不会出去和姐妹们一起逛街吗?
凤姐:没有时间啊,我中午要给父母和孩子做了饭才过来,晚上10点就回去了。
我:也就是说你不住在这里,其他姑娘也是这样吗?
凤姐:有的人到晚上两三点还会接客人,我是不这样的。有的人也会住在这里,因为如果要到别的地方再租房子是很贵的。

我:住在这边安全吗?
凤姐:安全还好吧,锁好门就没事了。不过保安是没有的,楼下只有一个看门的阿伯。

我:有没有遭遇过或者听说过一些危险的事情?
凤姐:前两周7楼好像有个女孩子的房间被偷东西了,也没办法啊,这边太乱了,真是鱼龙混杂,你开门以后可能遇见各种各样的人。这边的治安问题很多都是阿叉搞的,所以我不接这样的客人。

我:如果和客人发生争执怎么办呢?
凤姐:我就会直接叫他走人。
我:都会这么好摆平吗?
凤姐:实在不行就叫,旁边的人会过来帮忙的,互相之间还是有个照应的。

我:这里的姑娘们之间有组织吗?
凤姐:什么组织?
我:就是会不会有一个人做头儿并且话事这样的。
凤姐:没有,我们也不需要。只有那些没有户口的人才需要中间人,帮她们处理偷渡啊、住宿之类的事情。我们都有户口,自己的事自己可以搞定。

(这时她的手机响起了铃声,她说了声抱歉,拿起看了一眼便放下了。)

我:我打扰到你了吗?
凤姐:没有没有,只是一个朋友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?
我:是男性朋友吧?
凤姐:哎呀,其实是一个客人。
我:你会和客人保持私下关系吗?
凤姐:其实不会,我不喜欢这样。
我:为什么呢?不会考虑进一步的关系吗?
凤姐:还是觉得真正值得长久的关系不会在这里遇到。如果可能的话,希望正常地认识然后交往。(她想了一会儿,又说)不过也不总是这样的,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也做这行,她现在嫁人了,老公就是以前的客人才认识的。
我:好神奇!她现在怎么样了?
凤姐:她和老公去国外了,一开始经常半夜打电话来给我诉苦啊,抱怨这个抱怨那个。因为她不喜欢他,纯粹是因为物质和生活的考虑才答应嫁给他的。但是她现在也有小孩了。前阵子有天给我打电话,很兴奋地跟我说“我拍拖了”,我还以为她和别的男人搞上了呢,没想到她是说“我和我老公拍拖了”。
我:哇,为什么会这样?是因为怀孕了吗?
凤姐:也不是吧,感情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。

我:真好呀。那你是怎么想的呢?以后想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?
凤姐:换回正常的工作以后,找一个成熟有担当的男人吧,现在不会像年轻时候那么冲动了。

我:那你觉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婚姻和家庭是必须的吗?
凤姐:什么意思?
我:就是说,你会不会认为,一个女人一定要有婚姻和家庭,才是所谓“完整的”呢?
凤姐:(陷入了深思,半晌才说)你这个问题比较深呢,我觉得好难说,可能是也可能不是,只能说如果是我的话,有可能的话还是想要一个家庭。

我:那你觉得,性是一种表达爱的方式吗?
凤姐:夫妻之间性和爱的融合当然是很重要的,但是在这里工作,性和爱一定是分离的。

我:以后如果又结婚了的话,会告诉老公自己曾经做过这份工作吗?
凤姐:当然不会啦,就算感情很好,知道了以后心里总是会有芥蒂的。其实男人也一样,没有男人会主动和你说他曾经来过这种地方。

我:以前的老公是怎么样的人呢?
凤姐:我以前的老公很有钱的,是做生意的,但是后来破产了。

我: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婚了吗?
凤姐:也不是,两个人不合适的地方太多了,比如生活习惯上吧,他这么多年从来不吃鸡鸭鱼肉,也不是因为有什么宗教信仰,蔬菜也是一点儿都不吃,经常牙出血,说他也不听,我这么和你说的是最小最普通的矛盾。两个人相处,矛盾是永远都会有的,你要是以后结了婚就会知道。

我:这里的姑娘大多都是结过婚的吗?
凤姐:是吧,要不然她们怎么能拿到香港户口呢?没有户口就是犯法的。假结婚也是有的,那就是个交易。但是这里的姑娘基本都是真的结过婚,很多是感情破裂才离婚,又没有什么本事赚钱,就来做这个了。所以“一楼一”很少有年纪特别小的,有很多人都有孩子了,甚至有些40多岁了还在做。你在141的网站上看到的那些电话预约的年轻女孩,很多是没有户口的,是有专门的中介到大陆去挑一些高素质的女孩,包吃包酒店,把她们带过来,还请专门的写手去网站上写广告,但是这种都做不长的。这里的3楼也有一些是没有户口的,拿的是旅游签证,叫“7日鲜”。她们收费很便宜。我这里收30分钟600,算是均价,她们只收一半这个价,真是扰乱我们的市场,幸好她们的生意并不特别多。

我:为什么呢?
凤姐: 因为警察查得严啊,经常去查那边,她们是犯法的,查到了就要被带走。客人虽然是没有犯法,但是也要被带到警察局去问话,还要通知家里人,多丑啊。所以大家不愿意冒险。

我:香港本地的姑娘很少吗?
凤姐:很少。

我:我在楼上有看到一片区域标着“陀地区”呢。(注:“陀地”指香港本地人。)
凤姐:那都是装的。(笑道)以前有几次有客人敲门,一上来就问我是不是“陀地”,我一开始都坦白说自己不是,人家一听到就掉头走了,我也觉得好挫败啊。后来再有人问,我就假装说自己是。反正我的口音其实不大听得出来。

我:“陀地”的收费会更高吗?
凤姐:不会,价格都差不多的。
我:那“陀地”到底有什么优势呢?
凤姐:物以稀为贵吧,本地人做这个的很少。而且香港女孩子大多都比较独立,她们的工作能力也比较强,完全可以做别的工作,不用靠男人,男人觉得和她们是平等的,就会更看重她们一些。我以前做酒店妹的时候,公司里的其他女孩子都是“陀地”,只有我一个大陆来的,还是靠着朋友介绍才进去的。她们都会说英语、日语、韩语好几门外语呢,很厉害的,不过我的英语也还可以。

我:既然她们有比较强的工作能力,为什么要做这个工作呢?
凤姐:这个工作来钱又快又多啊。我认识一个女孩子,家里都请得起菲佣的,应该条件算不错吧,就是因为要买一个十几万的包包,就出来做这个,把买包包的钱赚到了,还是继续做。
我:那是因为买了包包还要买鞋之类的吧。
凤姐:是啊,欲望是无止境的,有的人花钱大手大脚惯了,总是有东西要买,做其他的工作哪有这么多钱。钱赚了也是花掉,她们一般都比较年轻,对自己的人生没有想法,真是要以后受了伤才会懂得。

我:一个月一般能赚多少呢?
凤姐:(有点调侃地反问)你猜猜?
我:大概三至五万?
凤姐:(很爽朗地笑道)哪有那么少!我以前做酒店妹的时候,第一个月赚了18万呢!
我:天啊,竟然有这么多!(陷入了深深的震惊)
凤姐:我做酒店妹的时候,一次收4600呢。但是要和公司四六开,公司拿六,我们只能拿四。
我:这也有差不多2000块钱啊,比楼凤赚得多了,为什么不做下去呢?
凤姐:做酒店很黑的,除了要四六分以外,我们上头还有四个经理,每个月都要给他们红包,每个人要给2万,我第一个月扣掉给红包的钱,只有10万了。而且红包是一定要给的,因为客人只能是公司来帮你联系,这些经理如果不给你接活,你就没工作。新女会经常上,客人都喜欢尝鲜,公司也会捧新人,但是以后做长了,就不会给你安排这么多客人了,所以真不是每个月都能做到18万的,红包却不能少给,所以说酒店的中介很黑。虽然以前做酒店的时候,客人的档次都很高,都是一些大老板啊、和政府有关的人啊、或者是有钱的外国人,还经常有明星。楼凤的客人的档次要低很多,但是可以自己挑,自己安排工作,很自由,而且没有中介费。所以我还是喜欢现在这样。
我:这么说也是。
凤姐:是啊,而且以前会积累一些熟客,他们现在可以单独联系我,约我出去,我只收3000块。出去结束以后,我还回到这里来,挺方便的。有一个TVB的明星是我的熟客,我就不说是谁了,他每次都给我5000。他说一直找我不为别的,就是觉得和我谈得来,相处起来轻松没有压力。

我:(大概聊到这个时候,才突然反应过来,问道)是不是已经到30分钟了?
凤姐:(笑道)是到了,没事,我再给你按10分钟吧,今天晚上不忙。
我:星期六晚上不是应该很忙吗?
凤姐:不是啊,这是规律。星期六晚上男人要么回家陪老婆孩子,要么出去拍拖,来这边的人反而比较少,不如上班时候多。

我:你平时的作息规律吗?
凤姐:我很注意这方面的事情,所以还好。

我:平时去哪里吃饭呢?
凤姐:我在家吃过中饭才过来,晚上一般就在外面吃。

我:会在这方面节俭吗?
凤姐:吃饭上也省不了多少钱,而且不能省啊,身体是自己的,要对自己好。

我:其他姑娘也是这样嘛?
凤姐:差不多吧,爱花钱的姑娘更不会在吃这方面节约了。

我:会担心自己生病吗?
凤姐:我很注意健康的,我每半年会去医院做一次身体检查,尤其是妇科啊。平时我也很注意个人卫生。

我:对于疾病的预防有什么心得吗?
凤姐:有啊。比如说每一个客人我都会亲自帮他洗澡,反正待会儿都是要上床的,有什么好怕羞的呢。主要是有的姑娘想偷懒,就让客人自己洗澡,但是我觉得趁洗澡的时候检查一下对方的身体是很重要的。尤其是要清洗阴茎,那可是要放进自己身体的东西,像龟头下面那个地方容易藏污垢,一定要洗干净,如果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,我会马上要他离开。

我:可以中途把客人赶走吗?
凤姐:这很正常啊,有病的人我为什么要接?有病就不应该出来找。

我:可是有些病是看不出来的呀。
凤姐:所以危险的项目我是不做的。(想了一会儿,又补充到)确实细菌是你看不见的,所以我平时很注意。你知道我们做这行都是要用润滑剂的,有的人就直接用手来上润滑剂,但手是洗不干净的。你想,虽然我的床单每天都会消毒干洗,但是毕竟客人用过,再用手去碰,手上的细菌是看不见的嘛。所以我都是用一次性针筒来上润滑剂,轻轻打进去,每次用完就换。

我:同行们之间会彼此分享这些心得吗?
凤姐:我自己的心得一般不会主动说,彼此之间一般没有多深的交情,有些关系好的才会。比如我以前就告诉过一个姐妹,每天工作结束后都要按摩自己的小腹。因为性交其实是会把大量的空气带到身体里,必须要通过按摩把这些空气排出来,否则久而久之就会得病的。做这行的人经常做不长,很多都是因为自己不注意就得病的缘故。
我:你的腿好细,皮肤也好好,一定也是因为注意保养吧。
凤姐:(笑道)这个倒是天生的。

我:做这行的姑娘有去隆胸之类的吗?
凤姐:假胸太多了,不过香港人是宁愿找胸小的,也不愿意找假胸。但是我有朋友去韩国做自体脂肪移植,就是把你身上其他地方的脂肪移到胸上,那个完全摸不出来。

我:(心想不能再耽误她的时间了)最后一个问题,对于这个行业的管理来说,有没有你觉得政府本来可以做到却没有做到的呢?
凤姐:(思考了一会儿)这个我真想不出来。
(我承认我的问题太抽象了233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在我终于要离开的时候,已经超时将近20分钟了,但是最后她只收了我500元,并表示这样的交谈对她来说也十分难得并且愉快。至始至终我也没有询问她的名字,也不敢提出拍照的要求,不免有些遗憾。且不说对我而言,这次的到访也是绝少有的机会,即便得以故地重游,她也可能已经搬至别处,或者离开这个行业而开始新的生活。看得出,她对自己的生活有着清醒的认识,也不乏人生阅历。最令我动容的是,她并没有放弃自身的尊严和进取之心。即便香港的性产业已经半公开化,然而性工作者作为弱势群体仍然未能得到社会的承认。她们并非纳税人,没有来自政府的福利保障,由于香港性产业的“非刑事化”与“合法化”并不相同,这个行业也没有得到特殊法例的相应管理,而是处于相对的“无政府状态”,因此,她们虽然免于遭受组织性的操控和剥削,却必须作为刑事犯罪的高危人群而独自承担人身安全的风险,同时仍然承受着主流舆论的道德指责。在我看来,她们并不需要居高临下的、作为施舍的“同情”,而是需要平等的尊重和理解的关怀。对于大陆的性工作者而言,更迫切的则是基本生存空间的改善,这将是一个更加漫长无期的过程。
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© 2001-2015 Comsenz Inc. Powered by Discuz! X3.2 Design by 999test.cn 粤ICP备14066013号-6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电动世纪论坛  

GMT+8, 2017-7-24 20:52 , Processed in 0.306276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Design by 999test.cn

© 2001-2015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